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余一的博客

往日事,今日情,总想做点事情;说的文,解的字,岂敢卖弄文字。

 
 
 

日志

 
 
 
 

《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2017-07-18 17:22:40|  分类: 趣读汉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趣读汉字》

      ”,真的不简单(猜想篇)

 

               《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甲骨文“单”   《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 金文“单”     《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小篆“单”

                《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 小篆“戰”    《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甲骨文“獸”    《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 小篆“蟬”


                       (一)

 

    “单”读作dān时,有一义为“单一”/“简单”。其实,这个字很不简单;复杂得连许慎老先生都有点说不清楚。(以下皆用繁体“”)

《说文》曰:“單,大也。从吅、《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吅亦声。阙。”这个解释极为晦涩,首先将它翻译一下。他说:“單”的意思是“大言也”。这个字“从吅、《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吅亦声,阙”,是说“單”上面的“吅(二口)”是部首,也是读音;下面的“《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

 ”是什么读音、作何解释,阙如也。

[ 笔者按:上述译文,依据如下:《段注》:“‘大也’,当为大言也。”徐锴《系传》:“言大则吅,吅即宣也。许慎阙义,至今未有能知之者也。”王筠《说文释例》:“乃后人误增,所谓阙者即指此也。既非字,安得言从。”钮树玉《校录》:“《说文》无,故云阙也。]

 

                    (二)

   

大凡文字学家都有个嗜好,越是难解的字越是要解,这就叫钻研。后来的学者在“”这个字上确实下了不少工夫。然而,看法分歧很大,实难统一。

有的认为,“”是古代的一种武器,它的甲骨文最初写作“《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或“《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即“干”上开叉,顶端有“《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用来弹射石球或石块。《金文诂林》云:“……时或省而为干;干盾之用,所以杆矢石障戈戟也。盾、單本一声之转,而單、干则韵部不殊,在昔本为一体。”《逸周书》:“堕城湮溪,老弱單处。”孔晃注:“單处谓无保障,是單由障蔽之义;戰之从單不徒取其声,亦且因其义矣。自周人借單为戰,而别省其上为《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以为兵器专名。《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盾也,所以扞身蔽目。象形。”于是,+”就是“彈”;“+”就是“戰”。

有的认为,“”跟“獸(‘兽’的繁体)”有所关联。甲骨文的“獸”左半部就是《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小篆”的左半部“《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与“《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也是极为相似的。罗振玉《增订殷虚书契考释》云:“《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卜辞中獸字从此,獸即狩之本字。征戰之戰从單,与獸同意。”也有人则认为,将《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写成 《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嘼),不知所云。

笔者以为,“彈”、“戰”都是形声字,这两个字里面的“”乃读音,与字义无关。至于“獸”的左半部“嘼”,也只是与”形近而已,二者并无内在联系。不过,也有学者认为,“戰”与“獸”倒是有些关联的。商承祚云:“古者以田狩习戰阵,戰从嘼者,示戰争如猎獸也。”

 

                    (三)

 

笔者猜想,”很可能是“”的古文。你看“”上面的两个“《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正是蟬的大眼睛;下面的“《趣读汉字》 “單”,真的不简单 - jindeshen2007 - 金余一的博客”像是蟬的身躯和薄薄的蟬翼。因此,”是整体象形,就是一只“蟬”。许慎说“單”是“大言也”。什么是大言?“知了知了”叫个不停,它不是“蟬”是什么,它就是上海人说的呀乌知

《说文》曰:,以旁鸣者。从虫声。《正义》云:鸣在胁。所谓旁鸣,是指雄靠身体两侧(胁)的发声器鸣叫,由此可见,古人对观察得相当仔细,定义十分科学。蟬还有个有趣的情况,仅是雄性会鸣,它的身体两侧有着大大的环形发声器官,鸣肌每秒钟约伸缩1万次,故鸣声特别响亮,听久了令人烦躁。可是,雌性却是哑巴,当它听得雄嘶鸣,即知对方在向自己求爱。再说,雄的鸣叫声实在调,就只会一个劲的知了知了,没完没了,毫无优美之感。

生物学告诉我们,蟬以吸食树汁为生,常使树的枝干枯死,故属害虫。尽管如此,骆宾王的《咏》诗还是写得相当好的:西陆声唱,南冠客思深。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是个多音多义字。本文只是想说说咱们的猜想:“”可能就是“”。其它义项,恕不一一罗列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