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余一的博客

往日事,今日情,总想做点事情;说的文,解的字,岂敢卖弄文字。

 
 
 

日志

 
 
 
 

【转载】“想当然”与掉书袋  

2016-05-02 10:03:21|  分类: 大博获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书立说,少不了要引经据典,俗谓掉书袋。掉书袋,是古今作文惯用技法,即使普及性的大众文本,也以引经据典来彰显书卷气,增强知识性和可读性。所谓书袋,也就是书本依据,经要“引”,典须有“据”,不允许杜撰——虽然古有“想当然”的先例。

想当然的原创者是孔融,而对后世影响更大的还是东坡版。苏轼大考,灵机一动,笔下生风,在策论《刑赏忠厚之至论》中现编一个典故,以资论证。博学的主考官问典出何处,他竟气昂昂答道:想当然耳,何须要有出处?苏东坡才气高名气大,“想当然”成就了举业,并传为佳话,升格“典源”。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同是中国月亮清辉沐浴的今人,就没有东坡的那种幸运了,用典必须以书本为据,事实有出入都会被批评为“读书不细”,至于“想当然”,那更是“行不得也哥哥”!

近期读了几本甘肃新版书,就发现几处用典“想当然”的问题。容我胪列于后:

一、类似导游图书的《话说兰州》24页,在介绍白塔山巅建有一亭曰“牡丹亭”后,作者顺便联想道:“此牡丹亭自然没有崔莺莺和张生的《牡丹亭》故事里那么多的离愁别绪”云云。

这一联想就出岔儿了。汤显祖的《牡丹亭》,讲的是杜丽娘和柳梦梅爱情故事。此剧全名《牡丹亭还魂记》,亦名《还魂记》,是有明南曲代表作。汤显祖本人对此剧本也十分得意,谓“一生四梦,得意处惟在牡丹。”而本书作者却“王冠汤戴”,误把《西厢记》当成《牡丹亭》,造成明显的知识差错。

二、同书160页,提到白衣塔佛龛上所嵌肃王一副对联“玉柱玲珑通帝座,金城保障永皇恩”时,作者借题发挥说:“可是,明朝的浩荡皇恩并未能永固,那个要饭皇帝的十七世孙崇祯匆匆忙忙将自己吊死在北京景山一棵歪脖子树上,哪里顾得上远在边地金城的皇氏子弟呢?”这段思古议论又出错了!估摸作者是急促拿起历史年表,匆匆瞅一眼明朝皇帝排序,十七个名字(实际十六个,明英宗复辟,名字出现两次),于是就信口开河地来了一句“十七世孙”。除去南明不算,扳着指头细数,明朝从太祖朱元璋到思宗朱由检,总共不过十二代,“十七世孙”又从何说起?

三、一作家在《遥远的小巷》里写道:无论是乍暖还寒的慵慵春日,还是七月流火的炎炎夏天……作家“七月流火”的书袋掉错了。需要说明,古籍中的月份一概是夏历月,夏历也叫农历或老历,其与公历日期差通常在一个月左右。“七月流火”见于《诗经》,其意是说,夏历七月(相当于公历的8月)大火星即心宿,渐渐位移偏西,酷热始减退,天气渐变凉。到九月天就冷了,所以下一句接着说“九月授衣”,要多穿衣裳,抵御寒凉了。七月流火,常见被当作盛夏骄阳似火暑热难耐误解误用,一是不知其然,望文生训;二是错把夏历当公历。

四、《唐宋词概说》103页,解说或传为李白词《连理枝》的“守羊车未至”说:她守望着皇帝的来临,但是皇帝并没有到来(隋炀帝曾乘羊车在宫内行走,羊停在哪个妃子门口,就与哪个妃子住宿)。作者稍一疏忽,就误将晋武帝写成隋炀帝了。

晋武帝司马炎恨不得掠尽天下美色,曾明令禁止全国婚嫁,因为皇帝正在选美女;灭孙吴后又将五千宫女悉数照纳,于是后宫达万人之众。嫔妃成群,个个渴盼“临幸”,晋武帝选择了听羊带路:羊车停哪里,宴寝那里。嫔妃们就想方设法“停住羊”,取竹叶插户,以盐汁洒地,以引羊停车。“羊车望幸”典由此而来。

书袋尽可掉,只要不是刻意卖弄,但须于书有据,准确无误;依稀大概,凭记忆不行,想当然更不允许。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