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余一的博客

往日事,今日情,总想做点事情;说的文,解的字,岂敢卖弄文字。

 
 
 

日志

 
 

中国文化的要素(1-3)  

2014-12-26 10:27:28|  分类: 力作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文化的要素(1-3)

作者 蒋人傑

   3、家族與中國社會

   

家族宗法制度在西周建立之後,三千年間,歷經演變。嚴格的宗法制度,西周末已見瓦解,是所謂“禮崩樂壊”。“禮”者,宗法制度也。

     春秋戰國時期,是中國歷史上社會變動最劇烈的時期,因着經濟的發展,社會制度、人際關係無不發生變化。春秋晚期至戰國,變化尤其巨大。顧炎武《日知録》卷十三“周末風俗”條説:“春秋時猶尊禮重信,而七國則絶不言禮與信矣;春秋時猶宗周王,而七國則絶不言王矣;春秋時猶嚴祭祀重聘享,而七國無其事矣……”戰國時期列國紛紛變法,重要的一項,就是廢世卿制,行官僚制。於是除了少數等級高、與君主關係甚密的封君,像孟嘗君等尚有世襲權,大多數貴族都失去世襲權,“封君之子孫三世而收爵禄”漸爲常態。貴族的大家族,逐漸削弱瓦解。

     貴族的家族可以説是政治性實體,而平民家族多爲經濟性實體。春秋以後,隨着生産力的發展,個體家庭的生産能力大爲增强,對於家族大集體的依頼大爲減少。生産組織形式的個體家庭化,導致家族關係的疏遠。而商品經濟的發展,亦促使更多的族人脱離家族,流徙他鄉。

     然而家族宗法制度的瓦解,並不等於家族的瓦解,家族宗法制度的某些部份和基本原則依然存在。在家族中,人們的血縁關係依然保存着,活着聚族而居,死後葬於家族墓地,不少傳統習俗也依然存在。

     兩漢魏晉南北朝時期,除皇族之外,由於宗法下移,形成了士族、庶族兩大類家族。士族也稱世族,乃是官僚、儒生結合而成的大家族,在社會上有種種特權,既有政治地位,也壟斷文化。没有政治特權,與皇族無關係,要承擔徭役義務的,是庶族,也稱之爲寒門。士族,一般是指若干代以上任某品級官職的家族。魏晉九品中正制,即是將士族分爲上上、上中、上下等九品,按品授官。如三世居官五品以上者方可爲士族,三世有屬一品三公之士族爲上上品。寒庶之族想改變地位相當艱難,一般要靠軍功或聯姻的方式,經幾代人的努力,才能擠入士族行列。此數百年間,士族在社會中居於中心位置,故學者或稱之爲士族社會。

     隋唐實行科舉制,對士族之衝擊極爲巨大。科舉制爲寒庶人家子弟開闢了進入仕途的門徑,從根本上瓦解了九品中正制。大批寒庶之家進入了士族的行列,形成了進士階層的新士族。當時除科舉入仕外,還有“門蔭”入仕,是指皇親國戚和五品以上高官子孫,可憑父祖的資蔭,擔任一定年限的衞、郎,獲得作官的資格。然而,門蔭入仕逐漸受到冷落,官場上炫耀的是進士出身,至玄宗朝,甚至“士有不由文學而進,談者所耻”(梁肅《李公墓志銘》)。安史之亂和五代戰亂給士族毀滅性打擊,許多士族在戰亂中被消滅,誅數百族之類的記載《新唐書》《舊唐書》《五代史》多所可見。

     唐末五代的近百年戰亂,不僅幾乎摧毁了士族,平民也大批流離失所遷徙他方,原有的血縁與地縁相結合的社會結構被破壞了。宋代的思想家、政治家在重建家族制度上作了探索,到元代則家族社會已基本成形。

     理學家張載(10201077)最早提出重建家族宗法制度:“管攝天下人心,收宗族,厚風俗,使不忘本,須是明譜學世族與立宗子法。”(《宗法》)他主張宗子由有官職的族人擔任,兼顧嫡長與仕宦,然尤重仕宦,宋以後多如此,且多名之曰族長。此乃嫡長子繼承制的發展和改進。

     理學家程頤(10301107)提出“士大夫必建家廟”。朱熹(11301200)認爲“今士庶人家”不必稱“廟”,可“以祠堂名之”,他著《家禮》對祠堂與祭禮有具體的設計。兩宋時家廟祠堂並起,元朝多爲祠堂。

     北宋名臣范仲淹(9891052)是族田族學的創始人。范氏以官俸所得,在蘇州購良田十多頃,以其所得贍養族人,置屋收貯,號曰“義莊”,他手定《規矩》三十條。同時設置族學,當時稱“義學”,教與養並舉也。義莊、義學在宋元時期逐漸普及,浙江、江蘇、安徽、江西尤其。

     與范仲淹同時的歐陽修(10071072)和蘇洵(10061066)先後編纂了本族的族譜,較之前代體例更完善,以修譜作爲醫治時俗的收族手段的目的更爲明確。後人紛紛效仿,南宋及元出於自我保護强化血縁地縁關係的需求,修譜受到士大夫的極力提倡。

     宋元時期的家族宗法制度進入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家族組織與國家政治已分離,士大夫重建家族宗法制度的目的,在於收族和保持家族的延續,國家政權對此持放任的態度。這與前一歷史時期士族與國家政治的密切相關,形成鮮明對比。

     明清時期的家族,仍以祠堂、族譜、族田、族長、家法爲表現形態,乃是宋元時期的延續,但是具有一些新的特點。

     其一、家族制度的民衆化。明嘉靖十五年(1536)詔令允許臣民祭祀始祖。明清兩朝祠堂大增,與宋元時多爲大官僚建祠不同,明中葉之後士人、平民建祠甚爲普遍。

     其二、家族羣體膨脹並組織化。由於盛行始祖祭祀,修譜也力求追遠,十世以上爲常,出了服的同宗人構成大家族已極普遍,再加上人口增長,擁有上千丁的家族不在少數了。人數衆多的家族存在着加强組織管理的需要,多是由鄉紳在其中制訂執行鄉約族規,主持家族事務,維護家族利益。在某些地區還有團練鄉勇。家族械鬥,即在此基礎上産生。如閩粤之漳泉惠潮,以抗倭而有家族武裝,以人口膨脹而多利益衝突,械鬥頗爲頻繁。

     其三、家族與政權的相互關係明顯。由於上述兩方面的因素,明清時期家族已成爲整個社會最重要的基層民間組織,國家政權自然會予以關注。希望家族組織用傳統儒家倫理來教化其成員,維持地方社會秩序。因而明清政府允許民間建立祠堂家廟,支持族長依據家法族規管理處分族人,提倡設置族田,並爲立册存案予以保護。家族組織固然會宣傳教民諭旨,要求族人忠君守法當順民,但也當然地要維護家族和地方的利益,甚至因此而對政府陽奉陰違,若抗欠賦税則已是公然對抗了。

     自宋代重建家族宗法制度和家族組織之後,尤其是明清至民國的六百年,基層社會實際上是以家族關係爲基石,結成各種社羣和組織。這些社羣有着自己的規範,在國家權力之外實行高度的自治,治水、修路、賑災、辦學、調解糾紛、參與地方事務。抗日戰争時期,淪陷區民衆在没有眞正政府管理的十來年中,正是靠這種自治而維持了社會的基本運作。(《隨筆》09/6景凱旋文)

     當時的社會體制,國家權力的職能是有限的,官員人數也不多,它無意也無力控制整個社會生活。國家政權只關心税收、治安、國防、司法等事務,政府機構只設置到縣一級。此種狀况,顧炎武已經看清楚説明白了:“人主之於民,賦斂之而已爾。凡所以爲厚生正德之事,一切置之不理,而聽民之所自爲。於是教化之權,常不在上而在下。”(《華陰王氏宗祠記》)梁啓超則以“社會自治”的概念來論析之:“吾國社會之組織,以家庭爲單位,不以個人爲單位”,“西方人自治力發達固早,吾中國人地方自治亦不弱於彼”,“彼之所發達者,市制之自治,而我之所發達者,族制之自治。”(《新大陸遊記》)梁漱溟在引述上文之後下斷語説:“這即是中國社會所以數千年生存發展,可大可久的基礎。一定要認識它,乃認識得中國文化。”(《中國文化要義》)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