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余一的博客

往日事,今日情,总想做点事情;说的文,解的字,岂敢卖弄文字。

 
 
 

日志

 
 
 
 

我的《召公谏厉王止谤》讲义  

2013-09-01 14:25:24|  分类: 老有所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召公谏厉王止谤》讲义

【说明】

某老年大学邀请我去给《古文观止》班讲一课,内容是《召公谏厉王止谤》。我手中有一部清初康熙年间吴楚良、吴调侯编注的选本,所注甚为精当。于是,我依样葫芦,略加口语化,草就了这份讲义。

 

【原文】

厉王虐,国人谤王(谤,诽也)。召公(召康公之后,穆公虎也,为王卿士)告曰:“民不堪命矣!(命虐,故不堪。危言悚激)”王怒(怒谤者),得卫巫,使监谤者(巫,祝也。卫巫,卫国之巫。监,察也。以巫有神灵,有谤辄知之)。以告,则杀之(以谤者告,即杀之。写虐命尤不堪)。国人莫敢言(非但不敢谤也,深一层说),道路以目(以目相盼而已。四字妙甚,极写莫敢言之状,不堪命之极也)。王喜(喜字,与上怒字相对),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弭,止也。监谤弭谤,写尽昏主作用),乃不敢言(如此四字,极写能弭谤伎俩,痴人声口如画)。”
  召公曰:“是障之也(障,防也。非民无言,是障之使不得宣也。断一句,便注定川字)。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不可防,而口尤甚。以民比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壅,障也。溃,水势横暴而四出也。写防川)。民亦如之(写防民)。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为,治也。导,通也。宣,犹放也。合写川民。宣之使言一句,是一篇主意。下俱是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一句领起),使(使字直贯到底,跟上两使字来)公卿至於列士献诗(陈其美刺),瞽献曲(瞽,乐师也。典,乐典。陈其邪正),史献书(史,外史。书,三皇五帝之书。有关治体),师箴(师,小师也。箴,刺王阙,以正得失),瞍赋(无眸子曰瞍。赋,所献之诗),蒙诵(有眸子而无见曰蒙。诵,典书箴刺之语),百工谏(工,执艺事以谏),庶人传语(庶人卑贱,见政事之得失,不能自达,相传语以闻于王),近臣尽规(左右近臣,各尽规谏),亲戚补察(父兄子弟,补过察政),瞽史教诲(瞽,太师,掌乐。史,太史,掌礼。相与教诲),耆艾修之(耆艾,师傅也。合众职而修治之),而后王斟酌焉(斟,取也;酌,行也),是以事行而不悖(所行之事,皆合于理。历举古天子听言求治,句句与弭谤使不敢言相反)。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於是乎出,犹其有原隰(低湿)衍沃也,衣食於是乎生(土,地也。其,指土而言。广平曰原,下淫曰隰,下平曰衍,有溉曰沃。山川原隰衍沃,所以宣地气而生出财用,生衣食。一喻写作两层,妙。上以防川喻止谤,此以山川原隰衍沃喻宣言)。口之宣言也,善败於是乎兴(跌出正意)。行善而备败,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民所善者行之,其所恶者改之。阜,厚也。厚财用衣食,与山川原隰衍沃一般。正意喻意,又夹一笔,撮落入妙)。夫民,虑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民素筹之于心,而后发之于言。当成其美而见之于施行,岂可壅塞。若壅塞焉,其于我者能有几何哉。言败亡即至也。三壅字,呼应)?”
  王弗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莫敢言,作章法)。三年,乃流王於彘(流,放也。彘,晋地)。

注:括号内的小字是编者“二吴”所作的注释。


【译文】

厉王残暴,遭到国人的广泛指责而全然不知。召公向厉王汇报说:“民众不堪忍受现在这样的生活啊!”厉王听后大怒,便找来一个卫国的巫师,让他去监视指责厉王的人。谁被巫师告发,立即杀死。从此,国人再没有敢说话的,人们在道路上相见时,互相之间只能用眼神打招呼。这一来,厉王很是开心,他告诉召公说:“我一下子就把指责我的局面制止了,现在谁都不敢胡言乱语了。”

于是,召公力谏厉王止谤,他说道:“这样做是阻隔言路啊。防民众之口,比防河水更难。河川宜疏不宜堵。河川如果堵塞,势必会溃堤,那时就要伤害很多国民;对待民众的怨恨也是如此。所以,治理河川的人要去疏通河道,让洪水按照所引导的方向流泻。同样的道理,治理民众的人,就应该让民众发言宣泄。所以,天子听政总是让公卿乃至列士献诗,瞽官献曲(民间歌谣),史官献书(记载古王事迹的书籍),师官读箴言,瞍官念赋,蒙官诵读,百官劝谏,百姓(口耳)传言;国王身边的近臣尽力按法度约束国王,亲戚作为补救帮着察看,瞽、史官的职责就是用歌谣和史实来教诲国王;老师整理这些,然后由国王对它们进行分析决策。这样,国王做起事来就不会谬误。民众有嘴,如同大地有山川,使用的财物都是从这里产生出来的;民众有嘴,如同有便于繁衍的肥沃的低湿原野,衣服食物都是在这里生长出来的。语言从口中说出来,政治的好坏就能显示出来。施行好的政策,积累起以前失败的经验教训,这些都是用来增加国家财物、民众衣食的基础啊。民众心中所想的就从口中说出来,好的就施行,怎么可以加以堵塞啊?如果堵塞他们的嘴,那又能堵多久呢?”

厉王不听召公的劝谏,此后国人再没有敢说话的了。三年后,(厉王)就被流放到彘那个地方去了。


【评语】

周厉王是历史上数一数二的暴君,他不仅不关心百姓的疾苦,还不让百姓表达心中的委屈,坚持与民为敌,最后走上自行灭亡的道路。我国古代有些比较开明的君王,是可以让百姓诉说疾苦的,只是你说你的,我闭上耳朵不听就是了。更多的是各级官僚极尽粉饰之能事,将百姓的疾苦说成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天下太平,天子尽可以高枕无忧。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开通言路极为重要,这是清明政治才前提。听不得批评,就不能修正错误,更谈不上使民族兴旺,国家富强。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