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余一的博客

往日事,今日情,总想做点事情;说的文,解的字,岂敢卖弄文字。

 
 
 

日志

 
 
 
 

《心中的歌》附录:打油诗趣谈五题  

2013-07-30 08:26:08|  分类: 金氏打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中的歌》附录:

         打油诗趣谈五题

 

张打油调戏棺材铺

 

话说唐宣宗大中年间,京都长安西市有一家“旺记寿材店”,近来生意清淡,老板汪惟仁心里急得慌。经冥思苦想,他决定请高手来写几句吸引顾客眼球的广告语。请谁呢?当然是请远近闻名的张打油了。

提起张打油,他原是位屡试不第的饱学之士,可谓出口成章,下笔有神,但生性玩皮,特爱调侃。某年隆冬,雪下得特别大,他一来神即写下《咏雪》诗一首:“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按理说这根本谈不上是什么诗,纯粹一则顺口溜。然而,如此诙谐的奇异诗句,在看厌了格律诗词的平民百姓之中引起了相当大的影响,就此开创了一种崭新的打油诗体。

这一天,张打油应邀来到棺材铺,忙问汪老板要写什么内容。汪惟仁希望用打油诗作广告语,但要嵌入“快买寿材”四字。张打油是读书人,打心眼里看不起一身铜臭味的商人,尤其是盼人早死的棺材铺老板。不过,人家毕竟花钱聘请,咱也得赚钱养家糊口,那就给他写一首咱的特色产品打油诗吧。于是,张打油挥起如椽大笔,“唰唰唰”写下四行二十字:

            日月如梭快,

            生意卖与买,

            但愿人长寿,

            都不买棺材。

这首诗每句最后一字正是“快买寿材”,只看得汪老板眉笑颜开。

张打油收下酬金,扬长而去。汪惟仁突然间觉得有点不带劲:竖看“快买寿材”,横看“不买棺材”,究竟叫顾客买不买?哎,我给张打油耍了……

 

秀才一首打油 县令年货送来

    

有位名叫张自然的穷秀才,家里穷得常常揭不开锅。

     大年三十那天,家家户户都在贴春联。正在为没钱做年夜饭而发愁的张自然也不甘寂寞,就在自家大门上写起了打油诗:“柴米油盐酱醋茶,七字都在别人家。”老婆看了这两句歪诗,气不打一处出,焦急万分地问他怎么办?他不紧不慢地接着写道:“今夜自然然不得,不如后院赏梅花!”

        说来也巧,县令吴又新正打此地经过,看到这首打油诗后,回想起自己未得功名之前的贫寒生活,感叹不已,随即命人给张自然家送来一担年货。

        见有这等好事,我余一老汉不禁手痒,也来它一首“金氏打油”:

                歪诗廿八字,

                胜过珠与玑,

               年货赢一担,

               何愁没柴米!

(另附回复博密秀秀评论所作打油诗一首:秀才过年关,写诗话贫寒。县令表同情,年货送一担。而今父母官,爱民挂嘴边。访贫实演戏,政绩多光鲜。)

 

 

吟诗吃肉

古时候生活水平低下,吃大肉不常有。

某月初二,牙祭日,万千一老爷子烧了一盆子红烧肉,请三个女婿吃饭。

翁婿四人坐定,老爷子发话:“今天立个规距,做诗吃肉。从大女婿开始轮着来。”

大女婿是位穷秀才,多时没沾荤,早就馋得慌。他到底喝过墨水,张口就来:“二八一十六,我先吃块肉。”说完,洋洋得意地夹了一块肉,慢条斯理地品尝起来。

二女婿是小店老板,估计小日子平平,平日里也很少吃肉。他挺会打小算盘,从来不肯吃亏。于是想出两句:“二九一十八,两块一起夹。”边说边动手,捡了两块大的。

三女婿是庄稼汉,丈人看他不起,没少让他受冤枉气。这会儿吃肉还要做诗,明摆着想捉弄捉弄泥腿子。谁知,三女婿今天超常发挥:“七九六十三,连盘一起端!”哗啦一声,把满满一盆肉端到自己面前。

五九四十五,独数老汉苦,大肉吃不上,没法蘸汤卤......”

2011-1-12

 

“打油之家”趣事多

 

万千一员外膝下二女一子,两位千金还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而且爱着同一种服装,爱作同一样打扮。这一家五口都爱“打油”,于是,大女儿出嫁也就挑了位会写打油诗的小伙子。

万员外四十大寿那天,大女儿连同乘龙快婿前来祝寿,六人围成一圈,饮酒作乐,好不快活。谁知女婿酒量不大,三杯下肚,天旋地转。“岳父大人,小婿不胜酒量,这就告个便,恕我不能奉陪。”

“贤婿不必多礼,请随意。”

女婿边连声说谢,边离席走出,不知不觉来到书房。只见书房里横着一张“竹夫人”,且有软枕一只,于是躺下休息,没片刻即呼呼入睡。

万员外等女婿一起吃寿面,可是许久不归,就派二闺女去找找姐夫。二姑娘见姐夫在书房睡得正熟,就连那只软枕都要掉下来了,一时不忍心将他叫醒,就上前帮他把软枕垫好。就在这时,醉汉迷胡中疑是夫人扶枕,即下意识地去拉她的手臂。小姨赶忙缩手,却被抓住衣袖。然而,姐夫头一歪又睡着了。二姑娘抽出衣袖,不由得怒上心头,拿起毛笔,就在白墙上写了一首打油诗:

好心来扶枕,不该拉奴衣。不看姐姐面,定不把你依。可恼,可恼!

小姨拂袖而去,姐夫即刻醒来。他抬头一看,白墙上多出来一首诗,倒要看个究竟。“啊呀,不好!”他看后倒吸一口气,赶忙也提笔写诗:

好心来扶枕,睡醒去拉衣。只当是妻到,原来是小姨。惭愧,惭愧!

诗刚写好,睡意又来,头一靠枕,再入梦乡。又过片刻,大姑娘找来,见夫婿大睡,而墙上有诗二首,看后醋性大作,也来写它一首:

有心去扶枕,有心去拉衣。二人双有意,故意假做的。可笑,可笑!

大姑娘悻悻而去,小舅子接踵而至,一口气读完墙上三首打油诗,好生有趣,于是童心萌发,也来凑上一首:

好心去扶枕,睡醒去拉衣。姐妹全一样,大的是你妻。留神,留神!

小家伙嘻嘻哈哈走了,老妇人嘟嘟囔囔来了。一看墙上,这都是什么事?不写不行,也操笔题诗:

不该去扶枕,不该去拉衣。一把没抓住,跑了是便宜。万幸,万幸!

老夫人前脚离开,老员外后脚进来。噢,女婿跑这儿歇着呢。咦,墙上这么热闹,倒要细细看来。嗨,是这么会事,这值得大惊小怪的吗!看样子我也得写上一首,把这事给结了。

应该去扶枕,应该去拉衣。姐夫戏小姨,世上常有事。再来,再来!

                           (根据尹笑声  冯宝华相声《诙谐诗》改编)

 

贪官最怕过兔年?

四位朋友聚餐毕,争着买单,一时相持不下。召集人出了个题目:贪官最怕什么?谁说得最精彩谁买单。

甲:最怕纪委请喝茶,一“查”他就难回家。

乙:最怕网络来曝光,“人肉搜索”威力强。

丙:最怕“二奶”把脸翻,揭出老底准完蛋。

召集人:各位别抢了,这个单肯定是我买了。

甲乙丙:贪官最怕什么?你还没说呢。

召集人:贪官最怕兔年到,“兔子尾巴长不了!”

2011-1-5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