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余一的博客

往日事,今日情,总想做点事情;说的文,解的字,岂敢卖弄文字。

 
 
 

日志

 
 

【金氏打油】今日打油三首  

2013-07-18 11:51:06|  分类: 金氏打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萁”泣

有博文将簸箕写成“簸萁”。学东写《应该是“簸箕”》一文,予以指疵。

摘豆拔豆萁,萁在箕外泣:

豆子和豆萁,原本是一体。

簸箕盛豆子,豆萁扔地皮。

待遇差别大,怎能不生气?

尊声好簸箕,咱们缘分奇。

您是竹头箕,俺是草头萁。

字形很相近,读音差不离。

咱俩有缘分,求您帮小弟。

只须换一字,簸箕改簸萁。

那时萁盛豆,由我拿主意。

豆子滚出去,看它敢神气!

 

(二)“丑”、“醜”有别

——读金文明先生大作《“丑角”不是“醜角”》。

酒鬼喝醉酒,形象特别醜。

鬼部加酉声,造出一个醜。

丑角乃行当,国粹京剧有。

小丑一登场,大都长相醜。

丑角心不醜,此丑非那醜。

地支子丑始,不可写子醜。

 

(三)砸锅之声犹在耳

歇后语“把锅挂起来当钟敲——响当当”,让我想起:

锣声当当当,响声多宏亮;

锅声乓乓乓,砸锅没商量。

昔日多荒唐,铁锅去炼钢。

至今敲锣者,不可脑后忘!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