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余一的博客

往日事,今日情,总想做点事情;说的文,解的字,岂敢卖弄文字。

 
 
 

日志

 
 

酒语食言  

2013-12-24 10:46:21|  分类: 一笑了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 语 食 言

 

每到岁末年初,朋友聚会的机会就多了起来。

昨天,老友洪君的长女从挪威返沪探亲,特地在某私家菜馆设宴,款待亲朋好友,我这个一别三十多年的阿叔也在邀请之列。

席间,东道主向诸长辈一一敬酒。当她来到我面前时,竟然有点胆怯起来。这是因为,她知道我不仅酒量大,而且劝酒的功夫了得,生怕我会像昔日那样不依不饶地灌她。其实,我戒酒十年,早已是滴酒不沾。

可是,身边的几位老友纷纷起哄,都想逗我破戒。即使我不肯破戒,最起码能逗我说出几句奇谈怪论,让大家乐呵乐呵。于是,我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按四种不同的酒,说出了四句“婉拒”妙语——

张兄:昔日,你是闻名上海滩的“酒鬼”;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来点“白的”。

余一:“白的”一喝,我嘴一张(呕吐),这么好的菜就白吃了。

孔兄:那就喝两口“黄的”吧。

余一:“黄的”不成,我有心脏病,听到“黄的”就惶恐。

皮兄:黄酒不行,来杯啤酒,怎么样?

余一:喝了啤酒,我要是发起脾气来,那多扫兴。

洪兄:来杯“红的”?

余一:咱老哥俩可不能闹得脸红脖子粗吧。

众人:咱们的这位小老弟还真有词!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